杜邦红木新闻中心展示
再过50年,红木家具行业将不复存在?
更新日期:2019-08-07

 “红木家具除了具备一般投资品的珍稀性之外,还在于它具有濒危性,也许再过50年,这个行业便不复存在,等它再开始时可能又是几个世纪以后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中国家具协会传统家具专业委员会主席团主席杨波说。
    --《瞭望东方周刊》

    说实话,在刚看到这句话时是比较惊讶的,甚至觉得这不太可能。

    但在回望十几年来的红木市场风云变迁后,才觉得这一说法绝非空穴来风,不仅完全有可能,甚至还是必然的结果。

    虽然中国从明清时代的帝王贵胄、文人雅士就开始钟情红木家具,但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它一度被切断,甚至成了腐朽反动的标志而人人避之不及。

    以2000年红木国标出台为标志,中国现在的红木市场真正形成也就仅仅十几年时间而已!

    十几年,弹指一挥间。

    2000年出台的红木国标,刚刚筛定了33种传统使用、材质优良、有足够存量能成为商品材的红木树种,到了2016年,就有18种被列入国际二级濒危保护!

    如果不是成材时间长、难以再生的珍稀树种,国际濒危组织何至于如此大动干弋?

    自2015年开始,从东南亚到非洲,基本每个红木产地国都出台了针对红木的禁伐、禁运、禁出政策,基本每个红木产地国都在打击、抓捕红木走私。

    如果不是难以恢复、难以补充的资源型树种,红木产地国政府何至于此?

    短短十几年时间,红木行业都发生了什么?

    2000年,在海南收购海南黄花梨只要几块、十几块一斤,还都是野生的大料、板料、老料。

    现在,不管是海南产地还是内地市场,流通的海黄木料基本都是根料、小料、新料。

    以前10块一斤的料现在已基本在市场上绝迹,仅一些收藏家手里还有,只要有流通,价格都在万元一斤。

    “海南黄花梨几近绝迹”已是业界共识。

    它确实没了,也早已退出了红木家具市场。市场上基本没有流通的海黄家具料,真正意义上的黄花梨家具更是极为少见,基本只有手串、小摆件等工艺品在流通。

    大红酸枝呢?

    2008年时的大红酸枝,在老挝的收购成本折人民币1.3-1.8万/吨。

    2008年上半年,大红酸枝大料、长料在中国正常卖2.2--2.6万/吨,下半年受金融危机影响,1万多一吨都在卖。

    10年时间,谁会想到10年后的大红酸枝料的价格已普超30万+,并且品相等级远远不及当年?

    2008年,最受欢迎的大红酸枝料是能开门板独板的料--净42公分以上口径、10米以上长。

    10年的时间,当时谁能想到这种料10年后会变成按根、按块卖,折吨价至少要百万以上?谁会想到这种料10年后会在红木市场上基本绝迹,可遇不可求?

    曾经的缅花大料呢?

    2008年,深圳牛湖市场缅甸花梨木的通货价格正常5000-6000/吨,大方料只高出1000左右。

    那时的缅甸花梨木规格30公分起步,50公分以上算大方料,80公分--1米口径的原木很常见,1.5米宽的大板也不少,1.8米宽的才算真正的极品料。

    仅过了10年时间,1.8米口径的缅花料早已成传说;1.5米口径的基本绝迹;1米以上口径的都已罕见,如果手头有1米以上口径的,拍个照发到朋友圈一定有很多木友点赞。

    曾经很常见的口径80公分--1米料,现在也还能找到,不过都已按根、按块论价。

    红木,作为生长周期漫长的不可再生资源,在原生的自然环境中,一经砍伐便基本难以复原,必然渐趋枯竭。

    身在红木行业中的人,因为行情波动,很难感受到红木每天的点滴变化,但它实际上一直都在变,变的越来越小、越来越少。

    只有经历几年后再回首,才惊然的发现早已不是当年的木头。

    当我们还在懵懂疑惑时,短短十几年的时间,有多少曾经常见的木头已成了过眼云烟一去不返?

    再过十几年?

    也许很多现在常见的红木同样会成为故事,很多现在常见的规格,也会变成向后生讲述的传说。

    再过五十年?

    也许红木行业还在,只是用的原料可能不再是我们今天在用的传统红木了。没有了传统红木支撑的红木行业,还算是存在的红木行业吗?

    珍惜好手中的每一根红木材料,珍惜好手中的每一件红木家具!